百变豆腐


  豆腐的吃法南北各异,千姿百态。看看汪曾祺的《豆腐》一文,简直就是豆腐大宴,眼馋嘴馋。
  豆腐大宴我也吃过,不外吃的时候岁数小,不懂奥妙,只是一通吃,一通灌进耳朵里的赞美之词:“这素宴做得真好,不重样的豆腐做成桌,真不简单! ”比及本身掌管生活的时候,便有了操作之权,豆腐也成了餐桌上常表态的菜品。
  日常家里做的豆腐都比力简单,最简单的莫过于小葱拌豆腐,小葱切花豆腐切丁盛入盆中,撒入细盐和味精翻撂,匀实后加香油和少许白醋再翻撂,待个十分钟八分钟,一入味便可装盘,一清二白,爽目悦心。
  我还喜欢做虎皮酱豆腐,每次上桌都是空盘撤桌。老豆腐切成寸方薄块儿,摆在电饼铛里倒油煎,煎到两面金黄关火,把便宜的肉末酱抹在上面,然后摆盘上桌即可,要趁热吃,香辣筋道。酱的做法也不繁琐,鸡脯肉加香菇剁成肉末备用,葱花姜末蒜蓉下炒锅炒香,再挖一勺海天香辣酱拌炒几下,当然不能炒糊,然后倒入备用的香菇肉末翻炒,熟了之后添一大勺水炝汁,汁中勾芡,滚开即可成酱。做酱和煎豆腐可同时进行,热对热一抹即可食之。
  豆腐是中国食文化的佼佼者,千娇百媚,变化无穷,老少皆宜,不拘泥,不造作,可随心搭配。冬天来一锅白菜炖豆腐,那可是热腾腾的舒服。
  母亲爱不才雪天的院子里挂一篮豆腐,冻透的豆腐一解冻,像海绵一样松软,吸汁能力特别强。母亲种的大白菜相当瓷实,来半颗炖一大铁锅,白菜炖冻豆腐再加上一撮粉条和半斤大肉片子,那香味馋得大黄狗都摇着尾巴等在灶边。
  说豆腐是主角也行,拿豆腐当配角也可,总之豆腐充实着人们的生活。
  率性也罢,恼烦也罢,虽不能像豆腐一样拥有百变魔性,但能经过冷静,虚心下来,便能吸收美之意味。□张松枝

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