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日家庭


  抗战时期,杨安镇小半屯村的宋文升、宋文耀、宋文炳(化名赵光前)、宋文静四兄妹,在母亲的支持下都参加了抗日工作。宋文升参加了七区交通站,宋文耀参加了泰山支队,宋文炳参加了县武工队,宋文静参加了妇救会。
  宋文升先在铁营乡国坊村七区地下交通站工作,后担任五区组织干事,与区委书记袁晨、区长刘春泉等人一起,进行地下抗日活动。
  宋文升主要负责交通联络,搜集情报,奥秘发展党员,也参加锄奸活动。1939年的一天,杨安镇据点里的日伪军到各村抓壮丁。区委决定,与地下工作者里应外合,救出这些人员。
  这天夜里,趁伪军换岗之机,早已埋伏在据点墙外的宋文升,将一桶汽油泼在据点东门上,然后点火烧门,外面埋伏的区队兵士呐喊佯攻,日伪军惊慌失措,据点里乱成一团。我内线乘着混乱将被抓去的壮丁放开,冲了出去。日伪军在夜色中追出不远,因怕中埋伏,很快撤回据点。
  同年冬天的一天,宋文升到杨安镇据点内侦察敌情,见守门的日伪军防守十分森严,进不去。正想方设法之际,他看见盖家村的一个熟人,赶着大车向据点里送修筑工事的物资,便要过鞭子,赶着大车,大摇大摆地进入据点,装成民工了解敌情。一个知道他身份的本村民工赶紧劝他:“你怎么来了?里面的汉奸有认得你的,看见就麻烦了,快走! ”他避免说:“别说话,装不认识我!”他继续打探敌情,最后了解清楚情况后,才离开据点。
  宋文升经历过铁营洼大扫荡。农历腊月二十九凌晨,他刚从外面送情报返回,准备到小许村地下联络站徐增祥家里歇脚,忽然听到附近有杂乱的脚步声。他马上蹲身隐藏不雅观察,但因漫天大雾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远处的动静越来越大了,后来连人压低嗓音的说话声都听得很清晰。当时,宋文升估计是伪军,大概有数十人。紧接着,他听到日军也过来了,并随即响起一片枪声。宋文升明白了:这并非寻常的伪军趁节日外出抢劫,而是扫荡。他在沟壕的庇护下,向敌军外围运动,从停在荒野中的日军车队间暗暗爬过,向驻扎于附近村庄中的区队武装报告了这一情况。
  宋文升宅子中有三间正房,在西侧屋中,靠北墙放有一个大板柜,板柜一头顶着西墙。在北墙西侧靠近墙角处开了一个方洞,板柜上的两个大箱正好挡在墙角东侧的墙洞前面。平常,墙洞堵有一块65厘米长、35厘米宽的土坯,外面用草泥糊住,乍看去,看不出洞口的痕迹。如果有敌情,就挪开箱子,推掉土坯,洞口外面就是大街,人很快就可以逃出。
  宋家四兄妹的抗日活动,引起了日伪军的忌恨,一直在抓捕他们一家人。虽然家里有紧急逃生暗道,宋文升的母亲也不敢住在家里,到处借宿。1939年冬的一天凌晨,宋母在本村宋文军的母亲那里借宿,被人告密。杨安镇据点的伪军,在冢上村的程德水、杨安镇的李文秀带领下,包抄了宋文军的家,抓走了宋母。在据点里,伪军用坐老虎凳、灌辣椒水等酷刑对其进行熬煎,让她说出儿女们的下落。
  年近花甲的白叟被熬煎得死去活来,也未吐半字,后被扔进地下室。幸亏看守监牢的李洪军和禹明升两人暗中庇护,才捡回一条命,通过据点地下工作者董长忠协调,被释放回家。 1942年初,她又被据点的伪军逮捕,受尽酷刑,双目失明,回家后本身克服生活中的种种不便,依然坚定地支持儿女们抗日。
  (摘自《乐陵抗战那些年那些事》)

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天天棋牌招商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